正文

 陈力:爱因斯坦生态农业项目创始人

  毕业后的13年,我一直在从事销售行业,跑遍了天南地北,甚至还去泰国驻扎了3年。也正是这段经历,彻底改变了我的人生:在泰国我发现,原来一个收入很低的人,都可以拿着一罐啤酒,看着天空云卷云舒,过上快乐的一天。这让我回国后再面对糟心的事时,总会忍不住思考,这工作固然能给我带来收入,但真的值得我付出这么多吗?

  我开始寻找一件能真正带来快乐,同时给他人带来福利的事。当石嫣的“分享收获”计划出现在眼前时,我其实很担心对方是否肯收我这个完全的门外汉。后来有幸加入,激动之余不禁想:我对商业规则熟悉啊,咱们正好互补。

  刚来那段时间,我简直天天有“撒谎”的欲望。说白了,在农业这个非标准化、又很少有人拿着具体产品去检验的领域,吹嘘造假实在是太容易了。生产标准稍微下降点,这能省多少成本啊!从传统商业角度看,这群人可真是太傻了。

  后来慢慢融入了这群人,才明白了“东西贵不要紧,市场总会做出判断;试图降低成本可以,但绝对不能造假”这个道理。不过,这并不是说商业的规则在传统农业的复兴中完全不起作用,恰恰相反,新农人太需要这些思维了。

  举个例子,我在“分享收获”所做的最大的改变,就在于把他们原有的交钱后定时定批次配送,变成了客户根据剩余额度自由选择。原来交了2000元,只能享受半年内每周配送8斤蔬菜的待遇,暂停服务或者拿这钱去买肉食系列都是不行的。经过改变,现在可以在交费后的规定年限内,随时订购各种产品。有人会担心,“这样订购会不会导致产量难以协调啊?”实际上每年每季各种农产品的销量特别有迹可循,哪怕订购方式再自由,最后每类菜蛋粮肉的销量总会倾向于恒定值,定量准确生产也是可以做到的。

  后来我出来单独做了“爱因斯坦”。听起来高级,其实就是个养鸡卖蛋的。

  真正自己干起来,也更意识到新农人这身份实在沉重。有机农业的成本真是下不来。工业化养鸡场一只鸡10天能下8个蛋,我们的散养鸡10天也就下两个,不断提升养殖技巧也很难有大提升。

  再说物流,超市里的鸡蛋由顾客自己完成最后一公里。可我们这些小散农,反而要自己去找物流送上门,这成本就能占售价的2到5成。

  再说规模。一方面,我们要培育出高品质、纯天然的产品;另一方面,我又想实现商业上的标准化、质量监控以及尽可能多的产值。只有鸡能满足这一点。这首先是因为衍生产品只有整鸡和鸡蛋,不像猪需要进一步解剖,更要做各部分的检测和包装;另外一方面是鸡肉的产值相对高,一个人照看1000只鸡就价值10万元,想要种出这么多的菜,那人力物力要多出很多。

  其实“爱因斯坦”在细节上有很多现代的考虑。比如我们在宣传中纠正普通人“蛋黄发红就是好鸡蛋”的想法时,就会用实验室的标准手段,设计化学色素、天然色素、无色素等对照组每天予以照片和视频记录,最后将其剪成一个小片子,让大家看到其实纯天然的鸡蛋反而蛋黄不红。

  流传几千年的经验要被重新捡回,大的地方不可能有颠覆,我们能做的只是踏踏实实执行,再用新鲜思维去改造一些不完美的细节。


上一篇:刘定溪:零基础画出美丽星空
下一篇:俞家模:街舞王子做起社交软件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