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90后白领林玲从小喜欢绘画,但一直没机会去学习。最近,她报名参加了“上色俱乐部”的活动,在老师的指导下,只花了一下午时间,就完成了一幅很有特色的作品《花漾少女》。“我终于画出了第一幅真正的画!”她美滋滋地把作品带回家并挂在了卧室的墙上。

  “零基础、4小时、一幅作品”,2015年5月,针对绘画爱好者的俱乐部——Mixcolor Club上色俱乐部正式上线。活动通常安排在每周日下午,有时在果汁店,有时在咖啡厅,来参与的学生不需要任何基础,也不需要任何准备,只要带上好心情,上色俱乐部会提供所有的绘画材料,并且有专业老师一步一步带领完成作品。这样的低门槛吸引了很多想绘画却毫无基础的成年人,还有一些家长带着孩子来参加。

  创立上色俱乐部之前,刘定溪和团队成员认真分析了绘画的市场,“成年人想唱歌可以去KTV,想跳舞可以去迪厅,但想画画要去哪儿?画画是偏安静的活动,可以默默地享受艺术乐趣”。

  这位上世纪70年代末出生的创始人从事设计工作,创办“上色俱乐部”就是“喜欢”,最初并未想过盈利。单人单幅作品的费用一般为200元,包含场地、画布、画笔、颜料、下午茶甜品和老师指导。

  “上色俱乐部”的每次活动都有一个主题,比如《星空》、《向日葵》、《睡莲》,所有学生画同一幅画。选定主题时,刘定溪会考虑几大因素:首先是针对零基础的学员,既要能学会,又不能让学生失去兴趣;其次是要好看,从艺术的角度讲要有色彩。

  每次上课前,他都会花上一天时间备课:把教学内容画一遍,把每个步骤想清楚,如何才能让学生更好地接受,具体到用什么手法、笔触,用什么样的笔,什么时候休息,“一定要做到可控性,否则画一次拖上七八个小时,第二次不可能有人再来,而且大家都希望当堂完成作品”。

  传统的绘画教学,通常是老师给学生一幅印刷品,学生照着印刷品画,或者老师先画一个步骤,一群同学围上来看,看完再画。而在“上色俱乐部”的课堂上,老师会在墙上挂一块画板,确保所有学生都能看见,老师一边画一边讲解,学生跟着老师一步一步地画,教完一部分,老师会查看学生画得如何,哪里需要完善,给予每一位学生指导。

  刘定溪认为,“上色俱乐部”与传统绘画教学机构最大的不同是诉求不同,“传统教学机构的目的性很明确,那就是考学。而来到上色,你是给自己一个放松的机会,让儿时的梦想得以实现”。

  即使备课再充分,课堂上也会遇到“突发”状况。有一次,一位来画画的10岁女孩毫无征兆地哭了起来,她妈妈也不知道缘由,老师观察、安慰后发现只是因为人物脸部线条没画好,老师耐心指导地完成作品后,小女孩开怀大笑。

  还有一次,一位学员拿着一幅印刷品来参加“上色俱乐部”的活动,他明确表示不会画老师教的主题内容,而是要画自己带来的印刷品。刘定溪了解到,这位学员很想画画,但觉得准备画板、画架、颜料、画笔等一些东西太麻烦,而“上色俱乐部”正好能提供这些绘画材料。

  正是通过一次次教学,刘定溪慢慢体会到普通人绘画的状态和不同诉求,同时也发现了他们的“痛点”——想画画,不会画,不便捷,不灵活。

  “Uber可以预约特邀摄影师上门,绘画是不是也可以按照这种方式去做?”刘定溪认为,将互联网与实体教学结合起来,是一个很好的突破点。比如通过一个平台,聚集所有想绘画的学生和愿意教绘画的老师,分享各自的位置和空闲时间段,将绘画发展成私人的一对一教学模式。或者与咖啡厅建立长期的合作,在咖啡厅开辟一块专门教绘画的区域,使绘画教学更灵活、多时段地开展。

  “当你想绘画了,可以预约老师上门,也可以走进某一家咖啡厅,坐下来就可以开始绘画。这个行业目前还没有做大,大家都在观察,未来的发展有无限种可能,不知道机会会不会降临在我们的头上。”刘定溪表示,这些设想都是建立在“上色俱乐部”发展到一定规模的基础之上,目前团队正在整合更多的师资资源,与其他公司和艺术家合作,积累更多的用户,实现教学的差异化。

  “‘上色’这两个字很简单,不仅是画画上色,也是给自己的生活上色,体验更多的色彩。”刘定溪说。


上一篇:郭相强:从一个人到一座城的互联网梦
下一篇:陈力:用新鲜思维去完善细节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