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惟改革者进,惟创新者强,惟改革创新者胜。”两年前,省委十三届三次全会通过了《中共浙江省委关于全面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加快建设创新型省份的决定》,从顶层设计层面为浙江创新驱动发展指明了方向。

  今天的浙江,科技创新、文化创新与制度创新的活力迸发,“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春潮涌动……最新发布的《中国区域创新能力报告2015》显示,浙江区域创新能力居全国第五。

  创新驱动发展这篇大文章,刚刚破题。束缚创新源泉充分涌流的体制机制障碍怎么破解?企业自主创新的内在动力如何激发?创新创业的生态系统如何构建?围绕这些热点问题,代表、委员纷纷建言献策。

  向制度要活力

  2011年12月,大学生创业者王暾注册了自己的公司,办理营业执照用了近两个月;2015年9月,王暾的女朋友韩雅珺也加入创业大军,因为赶上了杭州滨江区试点“五证合一”,营业执照从申请到办出,只用了短短两天。

  从两个月到两天,是行政审批制度改革的一小步,却是激发创新活力的一大步。省科技厅厅长周国辉说:“好的科技体制就像肥沃的土壤,会滋养出更多的创新因子。”

  那么,科技体制这块创新土壤,究竟该如何培育?让科技成果快速转化!从供给端来看,科技成果是创造经济新增长极的源头,“产学研”一体平台亟待打通。

  2014年,我省率先下放科技成果转化处置权,出台《关于省级事业单位科技成果处置权收益权改革有关问题的通知》,将科技成果处置权全权下放给事业单位,以备案制简化科研成果处置程序。

  科技成果转化的市场化浪潮来势汹涌。网上技术市场统计显示,2015年,我省共吸纳技术合同金额201.91亿元,输出技术合同金额98.10亿元。

  2016年1月17日,杭州滨江区召开新一轮“5050计划”新政发布会,公布新的海内外高层次人才引进政策。省人大代表、杭州电子科技大学副校长孙玲玲说,这一新政在对象条件、资助方式、扶持内容上均作出相应改变,让人看到体制创新的诚意:帮助科技成果快速转化,营造创业创新氛围。孙玲玲代表说,接地气的政策才能集聚人气、招揽人才,源源不断地引来好项目。

  制度创新,往往带来裂变效应,对人才、项目、资本均如此。一些代表、委员表示,要通过制度完善,引导民间资本涌向科技创新领域,政府可成立引导基金,以“四两拨千斤”的方式,使资本的力量推动产业转型。  向企业要潜力

  在2016年1月8日举行的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大会上,贝达药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丁列明作为“小分子靶向抗癌药盐酸埃克替尼开发研究、产业化和推广应用”项目的第一完成人,捧得国家科技进步奖一等奖。这是浙江企业界荣获的第一个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

  这家海归创业企业于2011年获得国家新药证书,到去年底销售额突破24.5亿元、税收达6.75亿元,并获两项国家专利金奖。成功的秘决是什么?丁列明说,正是持之以恒地自主创新,站在技术最前沿布局未来。

  科技创新,不仅使中小型科技企业成长为“参天大树”,也让传统企业焕发出生机和活力。但问题同样突出:作为科技创新的市场主体,不少企业却对此敬而远之,不敢创新、不愿创新,有的缺乏创新热情和勇气。

  “在一些企业家中流行一种说法:创新就是找死。”不少代表、委员表示,对企业而言,科技创新投入往往很大,而且一些项目研发时间长、见效慢、风险大,所以不少企业对科技创新的积极性不高。

  “反过来看,不创新就是等死。”省人大代表、西子联合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王水福说,想在市场竞争中有立足之地,没有自主创新不敢想像。目前,“西子联合”已从传统制造业向高端装备与航空制造业发展,走出一条转型升级之路。用王水福代表的话说,尽管“二次创业”非常痛苦,但一定要跨越这个“死亡之谷”。

  “引导创新,政府部门责无旁贷。”省政协委员、浙江海中洲集团董事长庄伟意建议,要从体制机制和政策决策方面的创新、完善,使劳动、知识、技术、管理、资本的活力竞相迸发,让创业创新者拥有梦想成真的公平机会。

向系统要动力

  杭州天目山路226号的网新大厦,被冠名为“创业蜂房”。3年前,8名年轻人带着项目来到这里,“创业蜂房”创始人黎恒破例让他们先孵化后付费。一年后,当这个团队“毕业”离开时,市值已达20亿美元。

  这个团队,正是现在大名鼎鼎的“快的打车”。

  “创业蜂房”是黎恒首次尝试的众创空间,如今他更清楚自己想要什么、在干什么,“创业生态很重要。一个健康的创业生态系统,应该集聚好的创业者、创业平台、服务机构和资金源四大要素。”

  “‘生态’是个圈,既包含大企业,也包含中小企业和服务型企业。”黎恒说,“在国内,小微企业不被重视,创业公司往往被拒于产业园之外,政府招商也很少将目光投向它们。而在硅谷,小微企业能得到尊重,爆发出无与伦比的能量。”

  在经济新常态下,只有突破这一无形的藩篱,方能获得发展新动能。

  向来敢为人先的浙江,高新区、科技城、特色小镇、众创空间等为“双创”铺路搭台,构筑起创业创新的生态系统,不仅使浙江的内生发展动力得以释放,对外在高端资源也形成强大吸附力。

  目前,全省已累计认定科技企业孵化器160家,其中国家级孵化器和大学科技园分别达44家和6家,居全国第2位;各地涌现出100多家市场化、专业化、集成化、网络化的众创空间,贝壳社等14家被纳入首批国家级科技企业孵化器管理体系,占全国五分之一。

  “在这里,空气中都有梦想花开的气息。”在杭州仓前,梦想小镇成为年轻人追逐梦想的新天堂。管委会负责人说,梦想小镇帮助年轻人解决无资本、无经验、无市场、无支撑的“四无”难题。3年内,梦想小镇将集聚大学生创业者1万名,聚集创业项目2000个。

  一个个快速奔跑的特色小镇,正以其独特的创业创新生态,吸引怀揣梦想的创业者。短短8个月,首批37个重点培育的特色小镇,新集聚3300多家企业,引进1.3万多人才。仅在杭州,每周平均有34家大学生创业企业注册成立、76名大学生当“老板”。以90后年轻创业者、大企业高管及连续创业者、科技人员创业者、留学归国创业者为主的创业“新四军”,正在这片热土上尽情逐梦。

  创业创新,仅有优质“土壤”和“种子”还不够,还需要阳光雨露。省政协委员、省工商业联合会党组书记李剑飞表示,政府要以环境托起平台、以平台集聚要素、以要素催生创新,构建一个生命力旺盛、根植力强大的复合“生态系统”,使各类创业创新要素共生互助、聚合裂变,最终汇成创新驱动发展的强大动能。



上一篇:2015年 江西就业创业工作10件大事
下一篇:一瓶水,看浙江创业创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