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案例:

  电影学院高材生进军教育行业创业

  1992年出生的武星宇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学的导演专业,个人条件不错的他完全可以进入影视圈,可他却选择了进军教育行业。2012年下半年,和高中老师关系很好的他一次回去看望老师,听到老师随口抱怨了几句整天忙着出题判试卷、工作重复效率低下的话。说者无意听者有心,从小听着乔布斯与比尔·盖茨故事长大的武星宇心里一动:如果有机器分担老师的这些工作就好了。

  2013年,武星宇接了几个广告,但制作和收钱很不顺,他意识到影视圈水非常深,要想出人头地很难。沮丧时,他从媒体上读到一些创业的例子,一句“现在是中国创业最好的时代,今年是在线教育元年”,让他曾经模糊的念头逐渐清晰。他和两个志同道合的朋友一拍即合,决定做在线教育,自己创业。

  虽然年轻,但武星宇并不“任性”,他的创业规划十分周详。他不急着找投资、租场地,而是花了半年时间,扎扎实实和同伴一起进行市场调研。导演专业教会他与人沟通、管理和抗压能力,这些技能被运用到创业中,帮他一步一个脚印走下去。

  通过与家长、教师、学生群体的对话,团队最终确定专门为教师群体提供找题、组卷、测评等方面的服务,创办了易题库。三人“白手起家”,分工明确,有人盯技术,有人盯开发,武星宇则充分发挥在导演系学到的技能,专门负责对外联络沟通。

  2014年毕业后,他没有像多数同学一样继续求学,而是坚定地全身心投入创业中。他说公司提供的工具化服务契合了教师群体的需求,所以发展势头迅猛:2015年获得腾讯产业共赢基金的2000多万元投资,用户达到50多万人,公司员工有了50多人,他由此获得2015“首都市民学习之星”荣誉称号。

  《权力的游戏》特效方曾经被风投鄙视

  2015年2月18日,在央视2015年羊年春晚舞台上 ,“阳阳”成为春晚33年以来首位虚拟主持人,哑剧演员现场穿着诺亦腾动作捕捉设备,让“阳阳”动起来,向全国人民拜年,引起了人们对虚拟动作捕捉的兴趣。

  北京诺亦腾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在动作捕捉领域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公司,核心团队由多名留学归国人员组成。公司开发了具有国际领先水平的“基于MEMS惯性传感器的动作捕捉技术”,并在此基础上形成一系列具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低成本高精度动作捕捉产品,目前成功应用于动画与游戏制作、体育训练、医疗诊断、虚拟现实以及机器人等领域,得到全球业内的高度认可。

  作为一家创业型公司,短短3年多的时间就得到了快速发展。创始人之一的刘昊扬博士告诉记者,创业初期,公司的发展经历了一些困难,差点有了想放弃的想法。“起初我们也找了很多有名的VC(风险投资),但通通都被鄙视了。传感器与智能手持设备的结合那时还没有成为风气,智能可穿戴设备的概念尚未出现,更没有如今对虚拟现实的热潮。我们和VC的理念相差巨大,就暂时放弃了融资的想法,起步确实是很艰难。一方面是用自己的钱,能够投入的资金毕竟相当有限;另一方面,我们是在一个空白的领域探索,在没有先例的情况下,我们也时不时会疑虑方向是否可行。”

  最终,在团队的不懈努力下,公司核心技术首先在影视动作领域打开突破口,目前大热的美剧《权力的游戏》2015年共斩获包括最佳视觉效果在内的12项艾美大奖,该剧的特效就使用了该公司自主研发的动作捕捉系统,还有最近热播的电影《寻龙诀》也是他们的客户。

  近日,由北京市人力社保局出品,青年导演孙浩洋指导的新媒体公益电影《创时代》,以当下“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大环境为背景,以诺亦腾团队的创业故事为蓝本,讲述了三个大学生坚持中国创造在创业路上的酸甜苦辣,也展现了年轻人的爱情和友情,并得到了政府部门积极的帮助和扶持,最终成长为行业佼佼者的故事。

声音:

  不是靠梦想和吃苦就能成功

  武星宇能成功,不可否认的是他还有一个天使投资方的家人(武星宇的父亲创办了一家业内知名教育培训公司),但这样的例子毕竟是少数。更多人每天都在为选项目、租场地、找投资疲于奔命,能争到投融资的项目奇货可居,而各种运营成本却在上升。比如团市委课题组发现,在海淀区雇一个人租一个20平方米的房子,两项成本就接近1万元,这让创业者难以为继。

  李佳雪是一个“新农人”,因为小时候有农村生活经历,她一直对宁静的田园生活念念不忘,最终选择到韩村河建设了一个400亩的新农场。与只种地的传统农场不同,她的农场把农业与旅游、教育相结合,以吸引更多群体的关注和参与。“我觉得在哪儿创业都不重要,只要有梦想,点子好,肯吃苦,敢于去实现。”

  而80后小伙杜冉曾经在中关村创业大街租了一个办公室,但在两次创业失败后无奈重回职场。“创业实在是太辛苦了,每天心都悬着,找不到愿意为我追加投资的,30万积蓄全部花光,项目依然不见起色,和合伙人又为公司发展产生分歧,创业这碗饭实在不好吃。”他告诫创业青年,不是光靠梦想和吃苦就能成功,一定要让项目结合市场,太超前或落后都不行。

  秦海2013年5月开始瞄向互联网创业,从微博、淘宝转到微信,目前打造了一个致力于互联网的茶叶品牌。他认为创业的根本是创造价值,服务他人,造福一方。“如今的中国迎来信息传播、财富分配和消费方式的大变革和结构化转型,我们也迎来了一个新实体、新消费和新生活时代,而新品牌将是其中无可争议的基础。创业不一定需要更多的BAT,不需要人人都去做平台、追求大规模,而是需要专注和坚持。就像我从事的茶叶品牌,专注于市场、出发于用户,并在品质、营销和服务上深耕,从衣食住行、吃喝玩乐中找到品牌和文化的着力点。”

  调查:

  七成创业青年收入未过万

  据共青团北京市委历时一年多开展的“北京青年1%抽样调查”显示,截至2013年底,北京市创业青年总量达到57.15万人,其中企业创业青年40.5万人,个体工商户经营者16.65万人。

  创业青年的男女比例为3:2,京籍与非京籍比例为45%和55%;平均年龄32.25岁,初始创业年龄平均为27.8岁,即在大学毕业后4到7年才投身创业。

  从学历分布看,创业青年中初中及以下学历者为16.9%,高中学历者23.8%,大专学历者27.4%,本科及以上学历者32.9%(部分学段有重合)。从行业分布看,批发和零售业占到42.6%,租赁和商务服务业占到14.2%,科学研究和技术服务业占到20.96%,近六成创业青年集中在批发零售及商务服务业。

  84.7%的受访创业青年每天工作时间在8小时以上,甚至有25.7%的人每天工作时间在10小时以上。从收入和支出数据看,约30%有盈利,约40%收支平衡,约30%没有盈利,73.5%的创业青年月收入在万元以下;花费最大的三项依次是房租或房贷、吃饭、抚养子女,还包括社交应酬和娱乐(12%)、水电气及日常用品(8%)。只有35.7%的创业者买了车,多数人每天照样和上班族一样挤地铁,坐公交。

  创业青年集中的街乡镇共有7个,包括朝阳区的建外、三里屯、望京街道,海淀区的中关村、上地街道,丰台区的新村街道和昌平的回龙观镇。22.9%的创业青年并不了解北京的创业政策,30.8%的创业青年从未享受过政策。信息渠道不畅,主要源自沟通交流平台欠缺。

政策:

  北京四板市场年内设大学生创业板

  在大学生就业创业方面,人力社保部门将与中关村股权交易服务集团建立长效合作机制,着手年内在北京四板市场开设大学生创业板,为高校、孵化机构、大学生创业项目或企业提供培训指导、挂牌展示、登记托管、融资贷款、工商代办、人力资源等一系列服务。

  另外,本市相继出台了小额担保贷款、创业培训等一系列扶持政策,近期还新出台了《关于鼓励和支持大学生村官创业富民有关工作的通知》,从制度上对大学生村官创业富民进行规范:把大学生村官创业富民培训列入全市农村实用人才队伍培训计划,每年将组织不少于100人的大学生村官创业富民专项示范培训;探索建立大学生村官创业富民帮扶指导机构,建设完善创业园和创业孵化基地,提供项目论证、技术指导和市场信息等服务;加大对大学生村官创业富民所需资金、场地等支持力度;按规定提供小额担保贷款、工商注册、税费减免、银行开户、社


上一篇:杭州科技职业技术学院:2015届部分专业就业率达100%
下一篇:最好的守业是创业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