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眼下,一些媒体人、投资人、众创空间的创始人认为,中国孵化器过热了,甚至疯了。但情况真是这样的吗?”近日,科技部火炬中心副主任杨跃承在接受科技日报记者专访时说,“局部真实不等于全局真实。不能因为一些个别地方的不成熟,认为中国孵化器疯了”。

中国孵化器数量是一个谜吗?

“没有人知道中国孵化器的数量究竟有多少。”在近期一些媒体的采访中,有业内人士这样说,“越来越多的人,在原有头衔之上,有了另外一个身份:某某孵化器创始人或者合伙人”。他们基于此进行判断,“孵化器进入了一哄而上的非理性发展阶段”。

“对于孵化器的担忧,我相信大多数人是从关心的角度出发的。但这些看法有多少是在全样本分析基础上得出的?”杨跃承说,“没有足够数量的样本,结论可能就是不客观的。”

作为中国孵化器的管理部门,火炬中心有一本账。杨跃承说,“截至2015年,全国科技企业孵化器数量近3000家,众创空间2300多家。这些是有统计的,而不像某些人说的是一个谜”。

根据科技部统计,全国科技企业孵化器孵化面积超过8000万平方米,服务和管理人员超过3万人,在孵企业超过10万家,毕业企业超过6万家,孵化器内的创业人数超过150万。

杨跃承告诉记者,从1987年第一家成立以来,我国科技企业孵化器,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为高新技术产业发展做出了卓越贡献。无论在数量上,还是质量上,都呈现出健康、蓬勃、规范、有序的发展势头。

“近30年发展到3000家,科技企业孵化器的基础应该说是扎实的。现在,大家担心疯了的,其实是众创空间。矛头到底指向谁?这是精准判断的前提,不能混为一谈。”杨跃承说。

2300家众创空间真的多吗?

“不夸张地说,几乎每天都有人来找我,说是某某众创空间的,希望寻求合作。”一位众创空间管理者说,“众创空间的数量已经高于创业项目的需求量。很多众创空间根本不知道在做什么。”

那么,中国已有2300家众创空间,数量是不是过剩了?科技部火炬中心党委书记翟立新认为,“与越来越多投身创新创业的群体对创业服务的需求相比,众创空间不仅不过剩,可能还不足”。

在他看来,新科技革命的到来,社会资本力量的积累,让创业成为新经济的突破口。中国有3000万在校大学生,每年有700万毕业生,这需要大量的创业服务机构。

“中国有2000多所大学,这是创业教育的主阵地。而众创空间可以把书本教育和实践结合起来。单从大学一项来看,众创空间的数量可能还不够。”翟立新说,“大家担心中国的孵化器疯了,其实落脚点不该是数量,而该是能力建设”。

“中国有2000多个县,2000多所高校,每年经济增长总量等同于一个中等发达国家。在三重叠加的背景下,2300家众创空间真的多吗?”杨跃承说,“其实,在多还是不多背后,隐含着一个话题。大家担心,这么多众创空间是在政府干预中产生的。在这里,我告诉大家,火炬中心在调研中发现,大部分众创空间是市场化主体建设的。这说明,众创空间的快速发展是在大众创业爆发时期强大市场需求驱动下的必然结果”。


上一篇:创业创新已成为2015年的一种生活方式
下一篇:全国白领平均36.8人竞争一个岗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