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女职工的生育与升职之惑

全面二孩政策的落地,关于“晚婚晚育假取消”、“你会生二孩吗”这类话题成为“朋友圈”讨论的热点。有人算了一笔生娃“经济账”,一个孩子从出生到大学毕业,要花费几十万甚至上百万元。记者采访多位女职工了解到,在“生育”与“升职”的选择上,她们陷入家庭和职场的两难选择中,权衡之后,很多人选择了后者。生育环境不给力,二孩会引发一系列经济、工作、家庭问题,让职场妈妈们力不从心。

女职工的生育与升职之惑

■财力不从心

私立幼儿园一个月3000元

 

“不生了,养不起。”28岁的吕月本科毕业三年,定居在保定市。在这三年时间里,结婚、生孩子,占据了吕月绝大部分时间。女儿的到来,吕月完成了从职业白领到全职妈妈的身份转换。家里老人远在农村老家,吕月为照看女儿频繁请假,丢失了外贸公司的工作。孩子出生后半年,吕月利用空闲时间在淘宝网上注册了一家烘焙网店,自产自销,虽然时间自由,但是收入很不稳定。如今,女儿眼看就3岁了,幼儿园还没有着落。在问及是否生育二孩时,吕月眉头紧皱。“我爱人一个人打工,我没有固定工作,我们还没有买房子,再生育一个孩子压力太大了。”吕月摇了摇头。

与吕月境遇相似的,还有省会职工王薇。王薇在我省一家电信企业工作,女儿4岁,去年刚入幼儿园。

“说什么也不想生了,花费太高了!”王薇抱怨着。去年9月份,等了一年多,公立幼儿园的名额最终没有“花落自家”。“没挤进公立幼儿园,只能选择私立了。”王薇一脸的憔悴。原来,早在一年前,王薇就让朋友打听附近一家公立幼儿园的招生消息。“排队等候的适龄儿童太多,我们没有关系,哎!”王薇无奈地说。最后,一家人对附近几家私立幼儿园几经权衡后,为女儿选择了一家私立幼儿园,每月各种费用加起来,需要1900元。

私立幼儿园收费高,家住石家庄市裕华区的职工代先生深有体会。他所居住的小区附近有一家高端幼儿园,幼儿入学所需一切学习用具都由幼儿园负责,日常课堂有外教教学,每月各项费用加起来高达3000元,几乎相当于一位普通职工的月收入。

记者采访调查发现,被誉为“生育主力军”的80后,大多数处于事业起步阶段,有的正在计划买房子,有的处于还房贷阶段。由于公立幼儿园数量少,招生名额有限,且集中在市区,私立幼儿园每月收费普遍在1000元以上,入园难、入园贵,让很多初为父母的青年职工头疼。

■精力不从心

生育一个孩子“耽误”三年工作

如果说养育孩子在经济上需要承担巨大压力的话,那么在精神上,尤其是女职工,备孕、怀孕、生产、哺乳,需要消耗大量的精力。

30岁的陈敏是一家省直事业单位的职员,有一个3岁的女儿,丈夫在一家企业做销售,收入可观。生育二孩对她来讲,经济负担并不算重。然而,面对全面放开的“二孩政策”,尽管家里的老人着实为之激动了一把,而陈敏和丈夫并没有为之所动。

陈敏给记者举了一个例子,她所在单位一位同事前两年生了一个男孩,从备孕到生育一年多,哺乳一年,直到孩子入了幼儿园,这位女同事才稍微轻松了一点。“这三年中,很多比她工龄短的同事,都顺利评了职称,她频繁请假,工作成绩平平。”陈敏认为,对于女性来讲,生育一个孩子要“耽误”两三年的工作,两个孩子就意味着至少在5年之内,很难在工作上有所建树。在竞争如此激烈的职场,在最适合打拼的黄金岁月选择生育儿女,会对未来事业产生很大影响。在陈敏看来,生活质量和事业进步,对于女性来说同等重要。

记者采访多名女职工了解到,女性受教育程度越高,生育二孩的欲望也就越低。有的职工迫于未来养老压力,有意生育二胎减轻儿女负担,但迫于家里老人年纪大不能再帮忙带孩子,保姆太贵,自身精力有限,只好暂时放弃生育二胎的打算。

 ■职工期待延长产假

我省正在抓紧修订相关条例

“晚婚晚育假真的取消了吗?”“婚假真的只有三天?”“产假有没有可能延长?”最近,这些问题备受职工关心。

“如果产假只剩下90天,真的太紧张了,希望国家能够延长产假。”省会女职工王晓的预产期在4月份,得知晚育假取消的消息后,王晓心急不已。她希望政府能够出台鼓励生育的政策,提高孕产女性的福利待遇。

据了解,新修改后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人口与计划生育法》规定:“符合法律、法规规定生育子女的夫妻,可以获得延长生育假的奖励或者其他福利待遇。”这意味着,无论是生育第一个还是第二个孩子,均可以获得延长生育假。

记者咨询省卫生计生委了解到,为确保“全面两孩”政策平稳落地、依法实施,我省正在抓紧修订《河北省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在《条例》修订前,夫妻生育第二个子女实行免费登记制度。省卫计委要求各市卫生计生委深入基层群众,全面了解并认真收集政策落地过程中遇到的实际问题和群众的反映,结合我省人口形势和计生工作实际,对《条例》修订及做好计划生育服务管理改革提出具体意见建议。另外,有关再生育的规定,包括再婚家庭、病残儿家庭再生育等方面的规定,省卫计委已经起草完毕,正在履行相关法律程序。

■专家学者:呼吁政府

创造良好生育环境

“全面二孩”需要国家出台哪些配套政策?近日,记者就此采访了省社会科学院社会发展研究所社会政策和社会问题研究员贺银凤。

针对“二孩政策”全面放开后,女职工面临着“生”与“升”的艰难抉择,贺银凤呼吁政府制定相关鼓励政策和措施,缓解女职工面临的家庭、工作这对矛盾。国家、企业在产假、托幼等方面应当给予女性大力支持,提高孕产女职工福利待遇,延长女工产假,确保带薪休假,帮助女职工顺利走出“职业瓶颈”。对于社会普遍反映的入园难、入园贵问题,贺银凤认为,为应对可能到来的生育高峰,政府应该未雨绸缪,加大财政投入,多办公益性幼儿园,提前培训一批育婴师、幼儿教师,从根本上缓解幼儿入园之忧。


上一篇:青海8.9万名劳动力接受技能培训
下一篇:北京海淀学校后勤岗将聘用专业人员

相关阅读